當前位置:首頁 - 自留地兒 - 悅讀
自留地兒

    仙人掌

    來源:法眼網 發布時間:2017年04月17日

  • 作者:歐·亨利 來源:讀者

      時間最大的特點在于它有絕對的相對性。消沉的人最容易沉溺于對往事的回憶,這是人所共知的道理。那么,一個人在脫手套的時間內重溫一次求婚的過程,也未嘗不能令人信服。

      特雷斯戴爾佇立在單身公寓的桌子旁,做的正是此事。桌子上放著一個褐紅色的花盆,里面栽種的是一株形狀奇特的綠色植物。它屬于仙人掌科,長長的葉子似觸手一般。微風拂過,葉片婆娑搖曳,好像在向人招手致意。

      特雷斯戴爾的朋友,也是新娘的哥哥,就站在餐具柜旁。他抱怨自己無人作陪,只有獨酌自飲。兩個人都身著晚禮服。他們胸襟上佩戴的鮮花飾物猶如星辰,照亮了陰郁的房間。

      特雷斯戴爾慢慢地脫著手套,幾個小時前令他痛徹心扉的一幕仍在腦海中閃現。教堂的四周那一簇簇鮮花的芳香絲絲縷縷依稀可聞,賓客們彬彬有禮的低聲交談斷斷續續依然不絕于耳。他仿佛聽到了禮服窸窸窣窣的響動,而一直在耳畔回響的則是牧師拖長腔調的話語。這些話宣布了一件不可改變的事實,她和另一個人結合在一起了。

      這最后的一擊使他絕望,但似乎出于思考的習慣,他仍然想弄清楚自己失去她的緣由。眼前不可改變的事實震撼了他,他突然發現,他正面對著自己以前從未正視過的一件事物——本色的、絕對的、真實的自我。他看到,從前裹在他身上的虛偽狂妄的華服變成了愚蠢可笑的破布。自己靈魂的外衣在別人的眼里一定是分文不值,這個念頭使他不寒而栗。那么虛榮和自負呢?它們是他盔甲上的黏合劑。而她卻從來不曾虛榮或自負——可是,為什么——當她緩緩走過教堂的通道,走向圣壇,他的心里可恥地翻騰著憂郁的喜悅。他告訴自己,她臉色蒼白是因為她想著另外一個人,而不是這個她即將托付終身的男人。這個念頭支撐著他。可是,可憐的自我安慰隨即破滅。因為他看到,當那個男人握住她的手時,她眼睛里流露出幸福、安詳和崇敬的神色。他知道自己已被遺忘。那樣的目光也曾注視過他,他能準確領會它的含義。的確,他的狂妄已經崩潰,因為支撐它的最后一根支柱已經不復存在。為什么是這樣的結局?他們從來沒有爭吵過,一次也沒有——可是局面突然變得不可收拾。最后幾天發生的事情在他的腦海里一遍又一遍地回放。

      她一直把他當作偶像,而他也每每帶著帝王的氣派接受她的膜拜。她為他點燃香燭,她是多么謙虛(他如此告訴自己),多么純真,多么虔誠,多么純潔(他愿意為此發誓)。她把他奉為天神,用很多的溢美之詞稱贊他的品行和才華。他接受她的供奉,似沙漠吮吸雨露,卻不能拿花朵和果實回報。

      特雷斯戴爾悶悶不樂地扯開了最后一只手套的接縫。他那愚不可及、悔之已晚的狂妄表現再次清晰地浮現在他的腦海。

      那天晚上,他請她來到自己的住處,給她炫耀自己非凡的經歷。現在他痛苦不堪,簡直不敢回憶當天晚上的情景:她的美麗令人心動——她的秀發自然地彎曲,她的容貌和話語溫柔而純情。這些美景使他不能自持,他開始夸夸其談。其間她問他:

      “卡路德船長告訴我,你能說一口地道的西班牙語。你為什么沒有跟我提起過?你怎么懂得那么多的事情呢?”

      唉,卡路德真是個白癡。他(特雷斯戴爾)是從詞典的旮旮旯旯里搜尋過一些古老的西班牙諺語,并且在俱樂部里向人賣弄。毫無疑問,他為此感到自責(他偶爾會這樣做)。卡路德是他的一位守不住秘密的崇拜者,正好可以把他那些令人生疑的學問發揚光大。

      可是,哎呀!她對他的崇拜多么令人愉快,多么令人舒暢。于是,他聽任她贊嘆他的新本領而沒有予以否認,任由她把虛妄的西班牙語學家的稱謂加封于他而沒有加以拒絕。他發熱的腦袋更加得意,大腦表層柔軟的腦回溝并沒有有感覺到荊棘的存在,而這些荊棘后來卻把他刺得生痛。

      她是多么快活,多么羞澀,多么緊張!當他放下自傲,跪倒在她的腳下向她求婚時,她慌亂的樣子多么像一只掉進羅網的小鳥!無論是那時還是現在,他都可以起誓,她的眼神分明包含著毋庸置疑的應允。不過,她十分羞澀,并沒有給他一個明確的回答。“明天我會送來我的答復。”她說。于是,他,這位寬容自信的勝利者,微笑著應允了她的延遲。

      第二天,他在房間焦急地等待回音。中午時分,一個男仆來到門口,送來那株栽種在褐紅色花盆里的奇特的仙人掌。沒有字條,也沒有口信,只有附在那株植物上的一個標簽,上面寫著一個古怪的外國名字或者植物的學名。他一直等到夜晚,但她始終沒有回復。他膨脹的虛榮心和受到傷害的虛榮心不允許自己再去找她。兩天后的一個晚宴上,他們碰面了。寒暄過后,她注視著他,一臉的緊張、疑問和關切;而他則表現得彬彬有禮、冷漠淡然,一心等待著她的解釋。她以女人特有的敏感,從他的態度上得到了某種暗示,隨即變得冷若冰霜。就這樣,他們從此越加疏遠。他有什么過錯?責任到底在誰?現在銳氣受挫的他在自負的廢墟中找到了答案。假如……房間里另外一個人抱怨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把他拉回到了現實之中。

      “我說,特雷斯戴爾,你究竟怎么了?你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好像是你結了婚一樣。你不過是這樁婚姻的一個同謀,而我是另外一個幫兇。看看我吧,乘坐一艘充斥著蒜頭和蟑螂氣味的香蕉船,漂洋過海地航行三千公里從南美趕來,為的就是在這個奉獻儀式上當個幫兇——請想想,我承擔的自責會輕嗎?我只有這么一個妹妹,現在她卻嫁了人。來吧!喝點酒,澆澆愁。”

      “謝謝,我現在不想喝酒。”特雷斯戴爾說。

      “你的白蘭地可不怎么樣,”另一位來到他的身邊,接著說,“哪天去潘塔雷敦達看我,嘗嘗老加西亞走私過來的玩意兒。保證你不虛此行。喂!這兒有一位老相識。特雷斯戴爾,你從哪兒弄來的這株仙人掌?”

      “朋友送的禮物,”特雷斯戴爾說,“知道是什么品種嗎?”

      “當然。這是一種熱帶品種。在潘塔每天都能看到好幾百株呢。會西班牙語嗎,特雷斯戴爾?”

      “不會。”特雷斯戴爾苦澀地笑了笑,“標簽上寫的是西班牙語嗎?”

      “沒錯。當地人認為這種仙人掌的葉片在向人伸手召喚,因此他們把它叫作‘喚人掌’來著,英語的意思就是‘請把我帶走’。”

      (麥 琪摘自北京工業大學出版社《歐·亨利幽默精品選》一書,劉程民圖)

  • 上一篇:有書如歌
  • 下一篇:已經是最后一篇!
  • 首 頁-時事新聞-法律法規-吉林司法-自留地兒
  • 未經法眼網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不得轉載本站企業、職位及人才信息 法眼網 版權所有 吉林省司法廳法制宣傳信息中心 吉林省法律與經濟發展研究協會
  • Copyright ? 2015 www.aczqhl.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備05008990號
 
山东福彩大奖兑奖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