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自留地兒
自留地兒
  • 身體里的故鄉

    1989年8月底,我上蒙古高原,從張北開始上,高原就像往上的坡,一層平的,再一段有坡度。突然,草原出現了,一下子,在你前面鋪得無限遠。   我當時坐著北京吉普。1989年的北京吉普,馬力很大,司機是快車手。我覺得一下進到了草原的中間,我被草原環抱起來。我那個時候就開始叫起來了:“我來過,我來過,我見過!”

  • 活著本來單純

    晚上喝了三杯老酒,不想看書,也不想睡覺,捉一個四孩子華瞻來騎在膝上,同他尋開心。   我隨口問:“你最喜歡什么事?”他仰起頭一想,率然地回答:“逃難。”我倒有點奇怪,“逃難”兩字的意義,在他并不會懂得,為什么偏偏選擇它?倘然懂得,更不應該喜歡了。

  • 有聲有色有山河

    前 言   蔡元培想用美育替代宗教,豐子愷提倡藝術建國,這話大膽,能驚飛鳥、落梅花。民國的美育,曾在戰亂貧困中韌性綻放,卻又被時間的塵土掩埋,唯余暗香。   十年前我趁去騰沖拍攝遠征軍老兵紀錄片的機緣,發現了民國老課本和課本后面的先生,那是民國歷史的兩個側面,隨后我做了兩件事:與《讀者》聯合出版了《老課本新閱讀》,制作了紀錄片《先生》并延伸為輻射兩岸的展覽“先生回來”。在二者交集處,我又看到他們身體力行的美育。

  • 蓋茨的緊身衣

    比爾·蓋茨在《未來之路》一書里寫道:隨著現代信息技術的發展,工程師已有能力營造真實的感覺。他們可以給人戴上顯示彩色圖像的眼鏡和立體聲耳機,這個人的所見所聞都由計算機來控制。只要軟硬件都過硬,人分不出電子音像和真聲真像的區別。

  • 寄不夠”的信

     “寄不夠”住在劉家胡同的東頭,倘若要是按輩分來劃分,我還應該規規矩矩地喊他“爺”。   “寄不夠”真名叫方福生,街坊四鄰之所以喊他為“寄不夠”,是因為他總往郵局跑,寄信。   每個周五的黃昏,“寄不夠”就會踏著一地金色的夕陽,彎著腰,背著手,拿著一封信,一路哼著小曲兒,穿小巷過胡同,去郵局寄信。街坊四鄰見了他就問:“寄不夠,又去寄信啊!”他收住小曲兒,咧開掉了兩顆門牙的嘴笑笑說:“是哩,是哩。”

  • 我是一個中國人

    我是一個中國人。   中國人必定會接受中國傳統思想和文化的影響。我接受了什么影響?道家?中國化了的佛家——禪宗?都很少。比較起來,我還是接受儒家的思想多一些。   我不是從道理上,而是從感情上接受儒家思想的。我認為儒家是講人情的,是一種富于人情味的思想。《論語》中的孔夫子是一個鮮活的人。他可以罵人,可以生氣著急,賭咒發誓。

  • 有多不幸就有多幸運

    瘋癲是一種了不起的經歷   1934年,一位名叫路易·埃弗雷特的英國婦人來到一對作家夫婦家里當女傭。   第一天工作就讓她驚異萬分。當時她正在廚房里做飯,樓上是浴室,透過薄薄的樓板傳來滔滔不絕的說話聲,似乎有好幾個人在樓上暢所欲言。而實際上,此時此刻在浴室里的只有她的女主人。

  • 每一個漂泊的人

    1913年,密西西比河畔一個小商人家庭出身的17歲少年,憑借親戚的資助,走進了美國東部著名的貴族式高等學府——普林斯頓大學。他五官精致、金發柔軟,氣質憂郁迷人。少年無心于學業,幾乎將全部精力都放在社交活動上。他設法躋身學校的文學團體,應邀參加最有名的俱樂部,擺脫了鄉音,磨出一口標準的“高級”英語,極力而巧妙地抹去身世的差異,迅速嶄露頭角。

  • 從迷宮通向自由

    1986年6月,阿根廷詩人、小說家博爾赫斯長眠于日內瓦。86歲的他知道自己身患癌癥后,遷居到他年輕時旅居過且念念難忘的日內瓦。在那里,小他47歲的瑪麗亞·兒玉決定嫁給他。她的陪伴給了他一直渴望的平靜,他一生求而不得的愛情玫瑰在生命行將成為廢墟時開放。他曾寫過一首詩《我的一生》:

  • 神迷路了

     一個一身紅衣的女孩——紅色百褶裙和滾黑邊的紅色緊身上衣——正略顯匆忙地走著。她一邊走一邊聽音樂,還在想著將要見到她生命中的愛人。她邊走邊聽邊想,同時又感到喜悅、害怕和希望。她是女人,能夠同時做這一切。這個紅衣女孩是個美女,既有古典美的氣韻,又不乏現代感。她留著偏分短發,斜劉海,戴著復古風格的太陽鏡,眼鏡框也是紅色的。她的皮膚是棕色的,她以此為傲。她沒有年輕到天真的程度,也沒有成熟到不相信愛情。她的愛情正在不遠處等著她。

  • 送你一只喵

     一   所有的人都在看著他,看著他被媽媽拎著耳朵,踉踉蹌蹌地往學校大門外拖。   終于到學校大門外了。   小孩兒忽然央求:“媽媽媽媽,給我買只小喵吧?”

  • 一輪舊時的紙月亮

    20世紀30年代末,在浙江瑞安中學,有一位校花。據說她是當時瑞安最耀眼的美人,是那片山水中最絢麗的景色。她叫洪卓如。她是大家閨秀,少女時代就很時髦,卷發齊肩,艷服多變。卓如還善女紅,兼修書畫,家學淵源深厚,聰穎可人,是全校男生追逐的焦點,是瑞安少年們的一個夢。

  • 你在大霧里得意忘形

     那時,我在冀中鄉村,清晨在無邊的大地上常看見霧的飄游、霧的散落。看霧是怎樣染白了草垛、屋檐和凍土,看由霧而凝成的微小如芥的水珠是怎樣濕潤著農家的墻頭和人的衣衫、面頰。霧使簇簇枯草開放出簇簇霜花,只在霧落時橘黃的太陽才從將散盡的霧里跳出地面。于是大地玲瓏剔透起來。此時,不論你正在做什么,都會情不自禁地感謝能擁有這樣一個好的早晨。太陽多好,沒有霧的朦朧,哪里能彰顯太陽的燦爛、大地的玲瓏?

  • 有書如歌

    《有一首歌》。有一首什么樣的歌?席慕蓉說,她當初(推算起來,大約是1946年)在南京初入小學,“我什么都不會,什么都不懂,卻學會了一首老師教的歌”。這首歌的歌詞是:   一二三四五六七,我的朋友在哪里?在上海,在南京,我的朋友在這里。

  • 仙人掌

     時間最大的特點在于它有絕對的相對性。消沉的人最容易沉溺于對往事的回憶,這是人所共知的道理。那么,一個人在脫手套的時間內重溫一次求婚的過程,也未嘗不能令人信服。   特雷斯戴爾佇立在單身公寓的桌子旁,做的正是此事。桌子上放著一個褐紅色的花盆,里面栽種的是一株形狀奇特的綠色植物。它屬于仙人掌科,長長的葉子似觸手一般。微風拂過,葉片婆娑搖曳,好像在向人招手致意。

  • 首 頁-時事新聞-法律法規-吉林司法-自留地兒
  • 未經法眼網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不得轉載本站企業、職位及人才信息 法眼網 版權所有 吉林省司法廳法制宣傳信息中心 吉林省法律與經濟發展研究協會
  • Copyright ? 2015 www.aczqhl.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備05008990號
 
山东福彩大奖兑奖流程 365棋牌安卓版官网 快乐12开奖官网 飞艇为什么输的人多 炸金花做记号的方法 篮球亚盘分析法 腾讯贵州麻将1.4 贵州快3走势图一定牛 逆水寒赚钱妙招 实时云南快乐10分 今天排列三开奖结果 平版电脑单机捕鱼游戏 山西今日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 pk10北京赛车app下载 3d生肖幸运选号 单机捕鱼之海底捞